王之浮屠

[墙外的世界 请自备工具观看视频]

“遥想山寺古,看倒影金轮,溯光朱户。暝烟带树,有投林鹭宿。凭楼僧语,可异流年,付与朝钟暮鼓。谩凝伫,步长桥,月明归去。”

一座千年的古老佛塔,在绚烂的晚霞之下,默默地伫立在碧波荡漾的西子湖畔,像一位沧桑的老人,慢慢地诉说着一个古老的故事——

公元前907年,一个意气风发的临安人来到了山水秀丽、景色迷人的江南,创立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国家——吴越。这个人就是吴越国的第一个统治者、雷峰塔建造者的(祖父)钱镠。

钱镠平定了战乱后,以“保境安民”为治国之本,定都杭州,并且三次扩建,发展经济,让杭州成为了当时江南最繁盛的城市。

这位信奉佛教的临安天子还给自己王权的继承人和子孙后代留下了“尊奉中原,永不称帝”的遗训。放弃称霸中原的机会,在一般人眼中是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因为以当时钱镠的兵力,完全可以与刚登上皇位的梁王抗衡,但为了吴越百姓的安危,钱镠放弃了这个绝好的机会。这条看上去十分愚蠢的遗训,却让治下那些无辜的百姓免除了战乱之苦,为杭州,甚至整个吴越,争取到了难能可贵的和平。

别说是在天下老子最大的封建王朝,就算现在,也未必有人蠢到眼睁睁地看着嘴边的美味溜掉。谁不想贵为天子?谁不想号令天下?谁不想当公司的总经理?谁不想一夜暴富?你不想?鬼才信!

如果不是中央台的纪录片,打死你我也不相信世上竟有那么“笨”的人!

钱镠去世十六年后,他的孙子钱俶被拥立为吴越国王,这位年轻的君王依旧延续、尊守着祖父的治国之本和遗训,勤勤恳恳地工作。钱家信奉佛教,在杭州兴建寺庙、殿宇、佛塔,所以杭州又有“东南佛国”的美誉。钱俶为了保护珍贵的佛祖真身舍利免遭战火毁坏,计划修一座千尺十三层的通天佛塔,用来保护舍利,这座佛塔就是雷锋塔。

但就在钱俶满怀信心准备建造佛塔时,大宋赵匡胤的诏书也已经抵达杭州,邀请钱俶一同联手攻打南唐,与此同时,南唐后主李煜也写信劝说钱俶与南唐结盟,抵抗大宋。南唐,地处北宋和吴越之间,一旦南唐被消灭,吴越国将会处在北宋出鞘的宝剑之下。“今日无我,明日岂有君?”,李煜在信中言辞悲切又直指要害,钱俶也深知唇亡齿寒的道理,但如若不肯与北宋联手,那么北宋充满杀气的矛头将会立马指向吴越。为了吴越国的百姓和江山,无奈之下,钱俶亲自率兵,协助北宋攻打南唐。

975年,南唐灭。

钱俶终于明白,赵匡胤要的不是他的臣服,不是他的进贡,而是要他纳土归宋。最后的一丝希望终究还是破灭了,自己最不愿意的事情发生了。钱俶寝食不安,直到有一天,他在祖父的书房里,见到了一幅西湖山水图,图上的一首诗吸引了他:“牙城旧址扩篱藩,留得西湖翠浪翻。有国百年心愿足,祚无千载是名言。”

原来,吴越国创国不久,钱镠要建新宫殿,一位风水先生告诉他,如只在旧址凤凰山上建造宫殿的话,吴越的基业只能维持一百年,但如果填平西湖建造新的宫殿,就可以延续上千年。钱镠拒绝了:这世上本没有千年的王朝,中国历史上最长的王朝周朝,也只延续了八百年,即使有,我也不愿为了千年王朝毁掉美丽的西子湖,吴越国能够延续百年我已知足了。

祖父宽宏的胸襟让钱俶明白:有民才有国,有民才有吴越,有民才有钱家。如果没有百姓,那自然就没有钱家,也没有吴越。

他改变了雷峰塔原来的设计,佛塔只建到五层就停止。

因为就算修再高的佛塔,如果无法让百姓过上和平的生活,也是徒劳。

978年,五层雷峰塔建成。吴越国王钱俶前往开封,纳土归宋。

纳土归宋,不是因为恐惧,不是因为怕死,不是因为懦弱,也不是因为害怕江山社稷不保,而是因为不想让无辜的百姓受战乱之苦。

吴越,一个小小的国家,没有周的长久,没有唐的繁盛,没有明的强大;治理它的君主,虽没有尧舜禹的仁德,没有周武王卓越的才能,也没有唐太宗的公正英明。但,他们都是伟大的,因为他们可以因为百姓而放弃千年的王朝,放弃原属于自己的秀丽的山河社稷,放弃自己的政权。

“有国百年心愿足,祚无千载是名言。”

火球一般的夕阳将天空染成了橘红色,悠扬而沉雄的钟声在波光粼粼、浮光若金的西湖湖面上回荡着,整座雷峰塔都沉浸在这钟声之中。今天我们所看到的雷峰塔已不是千年前钱俶煞费苦心建造的雷锋塔了,历经千年沧桑的古塔已经倒塌了,直到公元2000年,杭州市政府才重建了一座新塔。“长城万里今尚在,安见当年秦始皇”,浪花淘尽英雄,但钱王宽大、无私的胸怀,将如夕阳下的雷峰塔一般闪闪发光,如高耸的佛塔一般永远矗立在我们的心中。

静夜,仰望寥廓的星空,那当中任意的一点星辉,可能就是万倍亿倍于地球的一个星体,而无言的夜空,却轻松地将他们统统囊括……面对辽阔的星空,我们那些个人的荣誉得失,分数高低、排名先后……什么都不值一提了。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