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天开出一成都

上皇西巡南京歌十首

李白
胡尘轻拂建章台,圣主西巡蜀道来。
剑壁门高五千尺,石为楼阁九天开。
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
草树云山如锦绣,秦川得及此间无。
华阳春树号新丰,行入新都若旧宫。
柳色未饶秦地绿,花光不减上阳红。
谁道君王行路难,六龙西幸万人欢。
地转锦江成渭水,天回玉垒作长安。
万国同风共一时,锦江何谢曲江池。
石镜更明天上月,后宫亲得照蛾眉。
濯锦清江万里流,云帆龙舸下扬州。
北地虽夸上林苑,南京还有散花楼。
锦水东流绕锦城,星桥北挂象天星。
四海此中朝圣主,峨眉山下列仙庭。
秦开蜀道置金牛,汉水元通星汉流。
天子一行遗圣迹,锦城长作帝王州。
水绿天青不起尘,风光和暖胜三秦。
万国烟花随玉辇,西来添作锦江春。
剑阁重关蜀北门,上皇归马若云屯。
少帝长安开紫极,双悬日月照乾坤。

 

今天要感谢成都地铁 带我们走进成都的前世今生,心中满是震撼,自己对锦官城的了解略显肤浅。崛起之城,成功之都。同时我也想说:成都地铁 生活一脉,志愿服务就像成都的宣传片儿里所唱”I love you,I love my city…”


成都城市规划馆,不是规划图纸展示馆,而是解读成都发展密码、展示城市魅力的新型主体展览馆。体验性强、通俗易懂、亲民传达的城市形象,与城市安逸巴适的性格特征构成独一无二的契合平台,是用空间为成都撰写的一本体验幸福时光的城市说明书。


 

在这座深受道家文化影响的城市,任何极端和对立都是可以被消除的,任何交锋都是可以化解的。成都,好比一个巨大的熔炉,任何人走进这里,无论他原本拥有怎样的物质与精神,最终都会在这片绵软温润的土地上与其融为一体。

成都是一座什么样的城市?这是一个古老而又泛滥的命题。这里曾经有灿烂的古蜀文明,有文人墨客书写的诗篇歌赋,有深厚的东方人文底蕴,有达官贵胄留下的圈层遗影……有太多书籍和文章记载过成都的历史文化,但却鲜有这样的论述:成都,在看似平静的表面下,扮演着两极平衡的文化枢纽。

李白曾有诗云:“九天开出一成都,万户千门入画图。”这是形容唐代成都的富庶与秀丽。有人曾说,成都是被上帝亲吻过的土地;也有人抱怨,这里小富即安,胸无大志。然而,他们不了解,成都的城市气场虽柔软,却不柔弱,这里没有野心勃勃的雄性基因,却含有润泽万物于无形的力道。好比道家之太极,不以刚猛取胜,但以自然圆通、万物生克之法降伏戾气,造福四方。

文化枢纽的历史衡稳

任何对立的两极,在成都都会被强大的城市气场吸附到一起,彼此交融,达成共识。两千三百多年的人文传承依旧清晰可见,而今日之时尚潮流也绝不落后半拍。“城不改址三千载,址不改名二千五。世界历史都市林,锦城文脉如琏瑚。”成都,拥有独具特色的古蜀文明,也拥有最完整的民俗文化。那斑驳的城墙、沿用至今的地名、飘着茶香的老巷子,让人顿生一种行走在历史中的感觉。这座满载历史与文化的城市,同样处处散发着时代气息。这里是奢侈品第四城,是西部商贸中心,吸引了众多五百强企业和外国领事馆入驻……你很难想象,在这样一座古今交融如此紧密的城市,一切都井然有序,毫不冲突。

成都人好辛辣,川菜以“一菜一格,百菜百味,擅用麻辣”闻名,但辣椒孕育出的人民却怀有温润婉约的性情,他们不争强好胜,生活怡然自得;因历史上少经战乱,加之天府之国物产丰富,成都一直以来都被誉为“中国后花园”,这里常年自给自足,不关心外部世界,陶醉于方寸地域,相对封闭。然而与此相应的开放与包容也构成了这座城市的核心气质,这里接纳过无数达官显贵、文人骚客,对外来事物从不排斥,一概接纳,并为我所用。

   在成都,不难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开宝马车的富豪与骑自行车的普通百姓可以同坐在街边的小店吃碗美味的牛肉面;有钱的人可以买豪车代步,没钱的人也能开着小排量面包车怡然自得,面子,对于这座城市并不重要;坐公交车的年轻人可能随手掏出最新款的iPhone手机玩得不亦乐乎,开豪车的老板也许还在用五年前的老款诺基亚……

对于那些习惯了国内一线城市中无处不在的二元对立现象的人来说,成都的平衡之道实在令人称奇。许多向往理想城市的人们,将成都视为梦想中的乐园,它的“致命诱惑”,无形中牵引着许许多多渴望回归与享乐的人群。

和谐包容,是这座城市最大的特色,它造就了成都独特的文化品位和精神气质。正是这种精神风貌和文化内涵,熔铸成一种生生不息、历久弥新的城市精神,构成了这座城市的灵魂,成为成都人永久守望的精神坐标和外地人了解成都的钥匙。

   文化是城市的灵魂,城市最大的特性是文化性。美国著名学者乔尔·科特金在《全球城市史》一书里,认为“神韵”是全球城市的第一品质。“神韵”就是文化性,它既是城市起源和发展的第一要素,又是体现城市个性和特质的永久性城市印记。不同性格和神韵的城市有不同的历史印记。对于成都而言,《华阳国志·蜀志》中形容的“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正是成都“神韵”的最佳表达,这里的安逸与清澈,从古至今都为人们所向往。

全球发展到现代城市阶段,凡是世界名城,都努力保护自己的历史印记,追寻自己的文化脉络,张扬自己的个性,发展创新的思想。成都之所以能成为中国历史文化名城,并在当下的时代发展中脱颖而出,成为许多人的理想之城,除了历史的积淀和文化积累因素以外,还在于她始终保护着、传承着和发展着“天府”这一永久性的印记和神韵。

它使来自五湖四海的城市居民的多样化天性,有可能得到激发;人们的想象力、敏感性和创造性,有可能得到唤醒。人们今天给予成都不少桂冠,诸如“中国最具风情城市”、“中国最幸福城市”、“全国十大宜居城市”、“中国最佳旅游城市”……成为人们心目中来了就不想离开的城市和名副其实的“中国后花园”。正如本土学者谭继和在《成都颂》中所写:“不是成都风景好,异乡焉得忘归乎?”

城市文化的吸引力和文化地域特色,在这座千年名城的今夕岁月中得以升华和发展。成都所秉持的特有文化属性,让它成为平衡两极的文化枢纽,包容下散发的安逸气质,与时代精神共舞,抒写出了一曲新天府的华美乐章。

从容淡定造天府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新东方主义建筑在“中国后花园”的土地上诞生,都显得顺理成章。中国会馆所提倡的“中国式会晤”的场所精神,落脚在这里,无疑具有更坚实的人文基础和地缘内涵。这一浸透着新东方主义神韵的“河边院子”,满怀豪情地提出打造国内第一个“时代领袖的私人外交馆”,它的精神脉络与成都的社会环境和文化传统可谓一拍即合。

事实上,新东方主义本身就是一个融合概念,它既要保留传统中式建筑的精髓与意念,又需运用现代西方设计的理念与材料。渗透着古代望族的风雅气息,又满足于时尚精英的商务交流,这本身就是一个两极平衡的范例。当这一建筑学上的两极平衡范本,落脚在成都这个地缘文化上的两极平衡坐标之上,无疑会生成完美的“化学反应”,彼此交相辉映,共荣共生。

然而,这一居于“孤悬水云之间的平层国风大院”,还能从天府之国的精神血脉中吸取更多的养分。它所透射的静谧、安逸、从容与淡定,正是成都给人留下的最经典印象。

悠闲,散淡,平和的生活方式,历经千年沿袭,早已渗透进这座城市的骨髓里。若论休闲之都,偌大中国恐无第二座城市敢与其争锋。成都之休闲,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地缘环境,天府之国,居于盆地,四面环山,少于战乱,且气候宜人,草木旺盛,农耕发达,百姓富庶。从古至今,成都人都不愁吃喝,虽有安于盆地之嫌,但也正因如此,才造就了这座城市无比优雅的气质。

正如翟永明所言:“成都的闲散生活方式和缓慢的节奏,在现代依然带有浓厚的农耕色彩和气质。这样一种环境,无论在历史上还是现代都适合艺术和诗歌的生存。成都的气场对我写作是有影响。可以说是一种滋养吧,生活节奏缓慢,气候舒适、温和,就会有更多的时间来体会生活,不是匆匆忙忙对生活浮光掠影,可以慢慢品味生活,比较接近古代的生活方式。”

悠闲生活带来的另一个现象是,成都的世俗文化异常强大,这里的人们,陶醉于物质层面的享乐,中国人基因中对世俗生活或者说吃喝玩乐的热衷在成都人身上尤为明显。但是,这并不代表成都是一座只有市井之气的城市,这里从古至今都不缺乏诗歌和艺术。改革开放以后,一批批诗人和艺术家在这座适合艺术创造的城市里停留、扎根。成都的悠闲和从容,与其它城市盲目扩张、追求速度的情况截然不同,它自成体系,并不十分关注外面的世界,也不太有攀比心态,这使身处其中的人们能够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

艺术创造,需要安静的精神归宿和从容的心态视野,当其它城市都陷入一片喧嚣之时,成都的平和与淡定,为艺术的萌芽提供了最适宜的土壤。

这里是平民的乐土,也是富豪的乐园。这里有高端的精神文脉,也有丰饶的物质文明,这里渗透着千年文明的深厚底蕴,也散发着现代风尚的迷人魅力,无论时光如何变迁,城市如何扩张,天府之国,始终没有丢弃最宝贵的“神韵”,它的城市性格,随着时间的流逝,愈发历久弥香。倘若深入到它的内部,会发现一片天地广阔的气象,传统与现代,在这里完美交融。而这,也正是新东方主义的奥妙所在。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