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苏格兰公投真正赢家

更新时间 2014年9月19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11:00
140919064540_screen_624x351_pa

“我们是多么的幸运,能够和平的、平静的、通过投票解决一个至关重要的争执。”

苏格兰独立公投的结果出来了。55%的苏格兰人欢呼雀跃,他们以一个“不”字否定了脱离英国的选择。

这也意味着,45%的苏格兰人,失去了此生看到苏格兰独立的机会。

一个在世界其它地区可能造成流血冲突甚至常年内战的民族分离、国家独立的问题,在苏格兰以公平、透明的程序有了一个结果。这就是民主。

苏格兰独立公投是文明的展示、文明的胜利。

文明是尊重结果

苏格兰独立公投过程中展示出的文明至少有三重。首先,是尊重公投的结果。

420万苏格兰人注册投票,占了资格选民的97%,投票率达到86%,均创下了苏格兰选举的记录,在全世界自由自愿的投票中也是屈指可数。

公决理论上说,其中一方赢得50%+1的选票就赢得公投,一票的多寡可以决定输赢。

苏格兰公投结果,虽然没有命悬一票,但接近一半的苏格兰人被否决了他们的选择。

计票彻夜进行,格拉斯哥和爱丁堡的部分酒吧也彻夜营业,让顾客边喝边等待结果。警方曾警告,酒精和激动情绪的混合是“危险的”。

但苏格兰人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尊重投票的结果。公投结果一公布,没有了敌我阵营,只剩下“我们”,因为双方的根本目标都是为了看到一个更公平、繁荣的苏格兰。

在台北观察苏格兰公投的“台独理论大师”林浊水说:“苏格兰独立公投的过程为全世界面临民族分离问题的国家和地区树立了一个典范”。这个高帽子,苏格兰人乃至英国人受之无愧。

文明是尊重选择

公投前的竞选,特别是最后几周,双方的竞选拉票战打到了苏格兰每一个地老天荒的角落。虽然有人仍了鸡蛋、有人撕毁了对方的海报、有人喊了“滚”。但这是极个别的个人行为。

从竞选领导人到街头组织者,双方的唇枪舌剑到了白热化,白热化的较量依然是唇枪舌剑。君子动口不动手,坚决反对对手的选择,完全尊重对手选择的权利。

英国人口总数6410万人,苏格兰人口占了约8%。苏格兰以南英伦岛上占总人口92%的人,无论他们怎么看苏格兰公投,只有坐壁上观的份儿。

只有16岁以上的苏格兰居民有公投的投票权。即便你是苏格兰出生,即便你祖上八代都是苏格兰人,如果你现在住在苏格兰以外,也无权投票。

英国人接受这个游戏规则,尊重苏格兰住民的选择权利。这让我想起《金融时报》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讲的一个故事:

“几年前,我曾徒劳地劝说一位中国外交官:如果台湾民众希望宣布独立,就应该允许他们这样做。当时我提出:“如果苏格兰投票决定独立,英格兰不会阻拦。”那位外交官就像是听到了一句非常明显的谎言,怀疑地笑道:“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英格兰永远都不会让苏格兰独立。它会入侵苏格兰。”

理解的障碍恐怕是文明程度的差距。

140919065959_scottish_voters_512x288_reuters_nocredit

45%的投票者被否决了他们的选择。但苏格兰人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尊重投票的结果。

“无所谓”也是文明

公投前BBC电视台与独立电视台收视率决斗的杀手锏是《舞动奇迹》和《X音素》新系列同时首播。公投领导人的电视直播辩论在苏格兰之外没有多少观众有兴趣看或有耐心看完。

作为一个外人,让我想起杜牧的诗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公投前24小时,英国独立电视台委托的一项调查显示,英格兰和威尔士地区30%的人对苏格兰独不独立“无所谓”。另有14%的人认为如果苏格兰独立出去英国会“更好”。

两拨儿人加起来,意味着苏格兰以外其余的英国人,将近一半对丢了苏格兰“无所谓”,甚至是塞翁失马。

其实,“无所谓”何尝不是一种文明,甚至是更高层次的文明呢?

国家的范围可不可以扩大、缩小、分化、重组?如果把国家当作神圣化了的图腾,当然不能,“一寸也不能丢、一指头也碰不得”。

如果把个人的工作、生活、家庭置于图腾膜拜之上,那么日子是合着过还是分着过,要看哪个能过的更舒坦。如果把国家看作行政管理的机制,那么如果放权、甚至分离对管理更有效,又何尝不可?这次苏格兰公投的决定性因素正是经济考量,而不是民族情绪。

世界各地面临分离主义问题的国家和地区很多,但若以涉及的人口和对世界可能产生的影响来衡量,莫过于中国大陆与台湾关系的未来。

苏格兰独立公投结束了,留给我们的思考或许才刚开始。

英国首相卡梅伦在公投结果公布后发表讲话的最后一句是:“它再次提醒我们,我们是多么的幸运,能够和平的、平静的、通过投票解决一个至关重要的争执。”

幸运,的确。

(责编:尚清)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