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的颜色——解读王菲

晒伤妆是个传奇,她唱着叫传奇的歌,她本人更是个传奇。
天籁之声,华语乐坛天后,怎么夸好像都不会过分。
即使已经多年过去,她空灵清澈的声音只要响起,
《红豆》的缠绵婉转永远能打动所有人。
祝传奇天后王菲生日快乐!

眼前是略带自我的一张脸,嬉笑怒骂好似只在一念间。大睁着一双无知无畏的眼睛,仿如婴儿初识人间。

她可以任意地涂黑整个眼眶,脸上抹上大红的胭脂,而丝毫不令人觉得突兀。她可以在生了女儿之后头扎两个羊角小辫依然让人感到天真无邪。她可以把超短的皮裙和黑色的鱼网袜穿得丝毫不显庸俗。她可以把整首歌唱成咿咿呀呀却仍然让人觉得内含无限倾诉。

这就是王菲。她已在不知不觉中形成了一个时代,影响了一代人。颓废,自我,倔强,冷漠。这是王菲一惯的表现,也日渐成为了我们脸上的一张面具,导致人跟人之间平和地疏离。

看她微扬倔强的唇峰,吐气如兰“大风吹,大风吹,爆米花好美……”似一个孩子无意识的呢喃。在自制的想象里,看太阳上山,看太阳下山,看冰淇淋流泪。这样的歌,也只有在王菲唱来,才有值得一听的必要。在她那独特的袅袅的尾音里,我们被催眠。

音乐在她唇齿间婉婉流转,靡靡之音便在我们耳边迂回不去。王菲的演唱风格,跟Dolores D‘riordan有些相似,同样让人感到荡气回肠,如梦如幻。

听王菲唱歌会上瘾,如烟,醇酒与美人。让人不由自主地,在感官里沉溺,在幻觉中起伏。

喜欢过很多女歌手,娃娃,万芳,蔡琴,徐小凤……而王菲却是我心上的一道疤痕,青葱岁月脆弱的心理防线的见证。那以为被隐藏的,内心阴郁的暗流,在她那的歌声里被唤醒,成潮,终至汹涌。

为她甘心去等待。哪怕百年孤寂,哪怕开到荼蘼,哪怕,飞不过沧海。

爱的,是她轻言细语里孜孜不倦的沧桑。

她说,来又如风,离又如风,或世事通通不过是场梦。

看到头来,一场人生,无论华丽或贫困。在终极之境,也不过是海面掠过的鸟影。喜乐只在眼底,心上不留痕迹。如电影桥段过镜,惊回首,又是百年身。世事不过是一场梦,世间无物能永恒。

爱的,是她对钟爱之物的无望之语,那是叔本华式的悲观主义和虚无主义。

她说,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越美丽的东西我越不可碰。

颓废的意味,宿命的论调,却是时下年轻人的意识流。习惯了想要的总不能被自己拥有,在不停的憧憬中体味失去。害怕再有悲剧,宁可不再触及。如此,寻觅变成了一种游戏。上帝已经安排好了你的所得,你能有的,只是一个方向。只可观望,不可寻求。

 

8082c50ajw1e7f2dtvun5j20h30m7gmw[1]

她说,只爱陌生人,爱浮噪人间一切擦肩而过的缘份。许是一个眼神,许是一种体温。如果想要的只是一个吻,那就给彼此一个吻。

我们在生命长河中疾疾游走,遭遇不同的陌生人。

有些人只是遇见,匆匆的行程里眼光的一次对接。没有言语,忽略情节。

有些人会在心上驻留一些时间,回味带给彼此的温暖。那是最美的一种际遇,留待余生去不断重复地去想起。遇见的那一刻,没有欢喜。分别,也无恨意。反正种种,不过是来去。哪怕这朵花只在彼岸美丽。

闲瑕时分,喜欢不间断地听《红豆》。一遍又一遍,如聆听哲理。

有时候,有时候,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相聚离开,都有时候,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潮起潮落,缘来缘去,其实都只是一种客观规律。没有失去,哪来永恒?就如潮若不退,如何再起?我们立在命运的掌中,看尘世男女,为爱嗔,怒,悲,喜。不禁失笑。生命原只是上帝的道具,结局已写在他的手心里,我们只不过是再为那个冰冷的物什加上些情绪。

听王菲最初的感动,源自那首《棋子》。MTV里王菲坐困愁城,乱发,猫,一再出现的利剪和碎裂的红色锦缎,把整首歌的意境诠释得恰如其分的妥贴。

想逃离你布下的陷井,却陷入了另一个困境。我没有决定输赢的勇气,也没有逃脱的幸运。

这个陷井是月光与星子,是玫瑰花瓣和雨丝所铸就。一单陷入,相信没有人愿意,也没有人能够挣脱。那是心甘情愿受的煎熬,爱过的人都能明了。因为懂得,所以我们被感动。

王菲的内心,似乎很简单,简单到一眼就能看穿。

她说,你眉头开了,所以我笑了。你眼睛红了,我的天灰了。你快乐,所以我快乐。

在她的世界里,爱与快乐是这样一件简单的东西。所有的爱与哀愁,只要和相爱的人一起感受,在她而言,就是一种莫大的快乐。

也许就是这样简单。在爱人的眼里,你全部的喜乐,也就是他所有的情绪。

传说这个世上有一种蝴蝶叫做爱情蝶。它初生时只是一只丑陋的虫蛹。为了能和心爱的人双宿双飞,它穷其一生,飞越崇山峻岭,只为了蜕变出最美丽的纯紫色,来赢得爱人惊鸿的一瞥。而它的生命,也得到了最完美的终结。

我想王菲就是这样一只爱情蝶。她的爱情路走得并不平坦。她跟窦唯的婚姻已经划上了句点,那是心上钝重的一击,相信这个执着的女人一生都不会忘记。如今“锋菲恋”又闹得沸沸扬扬。虽然我不知道她最终的感情取向,可是我知道她不会放弃寻找,她仍然不舍不弃地唱着爱情这个世间永恒的主题。或天真,或愚昧。或痴情,或决绝。而她,也就是这样一路痛并快乐着地行来。期待着有一日,蜕变出世间最美的色彩,哪怕耗尽一生心力。

我想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这样一只爱情蝶。我们日复一日这样忍耐地过着,都是为了再生时蝴蝶的颜色。

 

文 / 一品四季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