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总是在不知不觉中长大

回忆,就像灰尘,不碰还好,一碰就满眼都是。
—–忘了谁说的

出门,曾经的街,街的这头,是我曾经看言情小说到凌晨12点的初中,街的那头,是我每天看书到凌晨1点的高中。无数次的走过这街道,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走的每一步都那么无可奈何。
“礼花飘落,幸福散落一地,从此无名指不再无名!”心里还想着刚刚的婚礼,抬头,广场上跳舞的自己笑颜如花。初中的时候,总是会在每个礼拜的最后一晚,拉上寝室的几个女孩儿,跑到广场上和那些中年妇女一起跳着不知名的舞蹈,然后笑对方跳的搞笑,笑到脸抽筋,累了就回去呼呼大睡,哈哈哈哈。广场旁边的书店不知道搬到哪里去了,呵呵。。每个周末的下午,都会在那里死皮赖脸的不肯走,等到天黑了,便走到街道这头姐姐的高中,也是后来我的高中去蹭一顿饭,然后在昏黄的路灯下,回到街道的那一头的天宝中英文,呵呵
年轻的时候从来都是那么简单,虽然单调却从不缺少快乐。
广场对面是有一家书店,远远望去,装潢还和以前一样,只是招牌换了。读高中那时候周天下午经常在那里看杂志,呵呵,姐姐看那种欧美的娱乐杂志,我就看《男生女生》,喜欢男主角穿着干净的白衬衫,阳光从身后照过来,铺满他干干净净的精致脸蛋,细细的手指,当然,最喜欢的是干净的心,细心的疼爱着女主角,关心她的每一个细节,就算自己心里再辛苦,也不会在自己爱的人面前皱一下眉,呵呵,现在想想,怎么可能有那么干净的人!!!后来才知道,也许爱德华是那样的人,可惜人家是吸血鬼,哈哈哈哈
年已经过完了, 已经没有什么人挤在莲花湖上打牌了,湖边本不该有那么多茶房,坏了意境。静静的,吹来一股股凉爽的风,一直想看莲花湖中央的喷泉,听说特别漂亮,在莲花湖对面的高中读了三年,可是一次也没看到过,呵呵呵,宅就是不好。记得高中毕业的时候和爸爸妈妈姐姐在这湖上坐船玩,呵呵,玩的很开心,,可是自己最喜欢的项链掉湖里了,呼呼,再也买不到同一条项链了。湖边,一位叔叔在钓鱼。我不理解为什么会有人在莲花湖里钓鱼,因为那里面真没鱼,也许就是去耗时间的吧。继续往前,看见莲花湖的标志雕塑,呵呵,是一只长着龙头的乌龟,听方春说是龙的第N子,好像叫赑屃,名字太怪,我也忘记了,呵呵好几年前的事了。

 

今天周二,校门却关着,没有老师检查一卡通,嘻嘻,我这样的已经毕业的人最喜欢看到这种场景,真要检查我还真没有,哈哈哈哈。现在这个时间高三都开学了吧。从小门进去了,看见刷卡器,嘻嘻,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我自己了,从校内变成校外。

 

“公”“正”“诚”“朴”,四字校训,呵呵,申请国重的时候,还特意开了个广播会议,给我们讲这四个字,好像有70多条,听说是四川省什么协会的一个专家给解释的。当时觉得他似乎把包含这四个字的,有积极含义的所有词,都用上了。一个字,假:俩字,太假:仨字,相当假。不过一想想,人家就为挣点外快,找出那么多词来也不容易。

 

那棵30多万的银杏,从种下去那天起到现在也没看出来是死是活,要是死了还能骗点保险费啊,最烦的就是这种要死不活的。不知道银杏下面的孔子老先生在这几年里过的怎样,不知道他有没有和对面的爱因斯坦吵架。要是吵了,应该口水把蝴蝶广场都淹没了吧。不过我们家孔老爷爷是文明人对吧,干不出吵架这种事,大不了就是让他的弟子去把对面的打一顿。

 

 

不知道为什么,没去教学楼,想看看宿舍,路上的小孩子们就看我,呵呵,他们都行色匆匆,就我,悠闲的浑身没劲,步子走的很慢,高跟鞋的声音在这安静的环境里显得有点不知所措,呵呵,毕业那天我就是在这儿拿着手机拍学校的蝴蝶花,其实不知道那种花叫什么,只是它的花就像蝴蝶一样,就那么随便给起个名字啦!!!!学校买了好多种花花草草,可是没几个能叫上名来。树下的凉椅,呵呵已经被刷成红色,每次去食堂吃饱饭就会在那里坐会儿,看着来来去去的同学们,不知道食堂老板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恶毒,呵呵。
道旁的迎春花现在还没有开了,等她开了,就是金黄的一片,在绿色的映衬下,显得特别鲜亮。我还没进校门就已经在修的体育场终于在我毕业以后修好了,神马意思啊,呼呼,很多人在里面玩,呵呵呵呵,不知不觉就走到男生宿舍下面了,想着会不会也有男生像我班同学那样,泡了一双袜子,一个星期都没有洗,然后就连袜子带水一起倒掉了,哈哈哈哈。开水房还是那样,只是已经没有收水票的老爷爷了,排队,插卡,打水。学校澡堂应该是学校生意最不好的地方,对于我这个三年都没去过的人,当然不知道里面怎样了,呵呵,是不是南方女孩子都这样,宁愿拿着一只大桶去打水,然后花上十多二十分钟,摇摇晃晃,停停歇歇的把水提到宿舍六楼,累得手软也不愿意进澡堂,呵呵想想我现在,呵呵还是改不了这习惯。
虽然穿着高跟鞋,还是踩到运动场里了,足球场上只有三个人在玩,幸运的是,今天没有老爷爷惺惺的跑过来告诉我,高跟鞋不要踩进草坪喔,临走时还不忘回头看看我,呵呵呵呵不相信人啊。那个在足球场上换裤子的男生看见我还有点不好意思了,呵呵,以前我都那么干过,呵呵,不就是在运动短裤外面在加一条裤子吗???记起那时候夏天我班男生都光着上身在蝴蝶广场踢球,一不小心,踢爆一只灯,再坏一只。呵呵呵久而久之,广场上的灯都没有齐过,哈哈哈哈.
木棉还静静站在那里,想起舒婷的那首《致橡树》,呵呵,那种向往平等的爱情,也许才是最令人惺惺相惜的爱情。不知道为什么,我会那么迷东方神起,呵呵在我眼里,他们不帅,可是就是一眼就爱上,没有办法。早期的他们并不出名,他们总是穿着白色的衣服,很干净很阳光,和我喜欢的男主角一样。可是我没钱,买不起他们的唱片。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的风格变成性感了,呵呵这家伙,一下就火了,呵呵。也许并不是他们性感了才火的,是他们认真了很久,然后终于被公众接受了。现在他们已经解散了,呵呵不过在我心里,他们依然生活在神起谷,唱着唯美的旋律。抬头望望六楼,呵呵为什么我住了三年六楼呢,嘿嘿想起那时候,每天抱着我家孩子睡觉,有一次给他洗澡,左和和右和和,捏捏脑袋拽拽腿,嘻嘻洗干净了再来个五花大绑,最后把他吊在阳台上,哈哈哈哈寝室的姐妹每天都说,玲娜,你家孩子昨晚又哭了,哈哈哈哈
路旁的玉兰又开了,呵呵也许真是春天快到了。
高跟鞋的声音在教学楼里显得格外悠远,显得那么刺耳,似乎在不断的告诉我,我已不属于这里,至少现在不属于。。第一次看见那伸进教学楼的竹枝的时候,心里想着的唯一一个词就是“闯”,呵呵这么久过去了,它依然还在。
三楼第二间教室。

我已经毕业两年半了,我们那栋楼依旧是高三,是不是又考试了,课桌都搬到教室外面的过道里了,一个男孩在过道。靠窗的第二个座位坐着看书,呵呵,以前自己每次周考坐的位置,一切都和以前一样,唯一不一样的就是我现在是一个看客。时间还不到一点,他没有回寝室睡觉,仿佛看到曾经的自己和那些刻苦学习的战友们,课桌稀稀拉拉的排着,桌膛里,是一摞整齐的书,一包抽纸,一个水杯,一个眼镜盒,一个笔袋,桌上是又一摞书,桌下,是一个方便面的纸盒,盒子里全是书,书包斜挎在课桌上,一个小小的课桌,存着好多好多希望。这就是那时的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的,单调的过着每一天,心里却从不感觉乏味。
以为已经过去很久了,教室里的摆设肯定不一样了,呵呵原来一切都还在,“静敬竞进净劲”还贴在墙上,也许是这个班的班主任觉得吴老大的这几个字太经典,所以一直留着。现在,那个曾经逼着我修改班主任出勤表未果,罚我在教室外站了一个早自习的吴老大,已经调到南高去了。现在想想,呵呵那都算什么事啊,那时的自己太年轻了。呵呵呵呵,到了教室门边才看见“2012级14班”,呵呵一切都还在,可是时间回不去了。真的想把教室里的东西都拍下来,可是已经没有勇气再走进去,自己真的不属于这里了。
高跟鞋的声音越来越远了,打扰别人看书了,呵呵,出校门,打车,走掉。
回忆终究只是过去,想想现在的自己,想想和那时的自己,呵呵那时每天过的单调乏味,素面朝天,穿很怂的衣服,背很丑的书包,没有心思打扮,没有心思乱想,更没有心思想要有人守护在自己身边,和现在比比,似乎什么都比不过,可是我却过得很开心;现在的自己呢,累了就躺下,烦了就出去玩玩,随心所欲,化着淡妆,穿漂亮的衣服,拿漂亮的包包,身边也来来去去几个人陪着,好像什么都比以前好了,心却空虚了,找不到自己的价值,找不到自己的目标,我的时间也有那么多花在感情上了,呵呵这还是我自己吗?这就是我想要的吗?高中花那么多精力学习就是为了现在困在爱情的沼泽里走不出来吗?难道我高中那么多的坚持就是为了和你在爱情上纠缠不清吗?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这一天,这个道理我懂了!!!!

 

—-李琳娜

共有 1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