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然回眸

  浣溪沙
  纳兰容若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沉思往事闭残阳。
  被酒莫惊春睡重,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很多时候,很多人,很多事,在不经意间,才会恍然忆起,偶然回眸间,已时过境迁。
  独自凉的何止西风,落尽的萧萧黄叶,落不尽的是树与叶的沉重哀伤。往事亦只能在夕阳余晖落尽之时浅浅回想,徒增伤感罢了。
  那些忆起或者忆不起的事,也许一句话,就勾勒出朦胧的记忆,让人情绪溢满胸口,只是想哭。
  不爱伤感,却偶尔怀旧,而怀旧必然伤感,也只能如此无奈挣扎。
  当时若道寻常,又怎会留心,后来却也只有悔恨罢了,无奈人不在,景已逝,虚幻的回忆描绘不出曾经的欢歌笑语。我们永远学不会珍惜,我们永远在回忆中伤痛遗憾。
  回忆,是要我们学会忘记。而我们,却总是在回忆中沉沦,愉快,伤感,叹息,翻江倒海而来。很多时候,很多情绪,不是我们能够轻易掌控的,惟一能做的,只有默默承受。
  不愿去想的,是我自以为是的以后,不愿承受的,是离别后的感伤。爱极了的当时的寻常,也只是当时,不奢望能够回到那样的寻常,只是以后不要再有如此悲凉的怀念。
  偶然间的回眸,只希望一切心境未曾改变。当我回首,那些一切依然存在。

共有 0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